那年、那月、那车

那年、那月、那车

发布日期:2019-10-31 浏览次数:462

    农场场部停车位这两年越来越紧张了,随着农场职工生活水平逐年提高,要说现在家里能买上辆车也太平常了。

    我是土生土长的垦二代。回想在80年代初期,不要说是小汽车,就是一辆自行车都是家里了不起的大件。那时候无论是走亲访友,还是上街赶集,多远的路,大都靠自己两条腿。然而在那个艰苦岁月里,大家并没有觉出这是一种辛苦,相反人人都很乐观,甚至连说话的语言都很幽默:“你们明天咋上街呀?”“那还用说,11号专车呗。”然后说的人和听的人都心领神会地大笑起来,因为都知道所谓的“11号专车”不过就是自己两条腿的戏称而已。那年头如果能骑上一辆自行车,那周围羡慕的眼光能盯着你送上老远。

   记得我上高中的时候,学校离家很远。开学第一天,哥哥背着20斤大米,步行送我到10公里开外的县城里,在那里我第一次看见并坐上了俗称“大通道”的公交车去学校,记得是1毛5分钱的车费。那公交车很长,似乎是为了方便转弯,中间用类似于手风琴样的铰链把两辆车连在了一起。

    1986年学校毕业后,我回农场教书,当时月工资才四十几元。平时省吃俭用积攒了280元钱,我和父亲步行去县城里,买了一辆崭新的凤凰牌自行车。看到车,全家人都高兴坏了,连队里那些没车的人也都跑过来看一看,摸一摸,嘴里纷纷说着令我们欢喜的话,目的当然是为了拉好关系,以便后来能把车借给他们骑骑。而我也特别珍惜这辆车,特意花了好几天的时间,用黑线勾了几个漂亮的套子,把自行车的几个大杠都保护起来。

    至今不会忘记我学会骑自行车以后,有一次带着老父亲上街去卖他种的毛豆。四五十斤重的毛豆加上一个大人的重量,使得我在过一个小凹坑的时候没有能够把稳好车龙头,连人带车一起摔倒在路面上。前一刻还好好坐在车后座上正盘算着毛豆能卖多少钱的父亲,后一刻就莫名其妙地躺到地上去了。摔蒙了的老父亲也顾不上自己的疼痛,爬起来后只连声喊道:“坏了!坏了!车子摔毁喽!”明显在他心里,车的分量比人要重得多。

    到了90年代,农场里的摩托车越来越多了,摩托车比自行车速度快,人们骑着它风驰电掣,当时觉得那就是现代化交通工具了。后来农场通上了公交车,那交通条件又改善了一大截,但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辆私家车,那还是一个遥远的梦。

    真没有想到,农场人的轿车梦实现得也真快,近年来,农场普通职工开着小车去种田转眼变成了现实。

    哦,那年,那月,那车,虽然已是一种遥远的回忆,但似乎也并不遥远。只是那时候有谁能想到,现在我们能过上这样舒坦的日子呢?不说别的,单是放眼望去农场家家户户庭前屋后停放的私家车,就彰显了职工生活的一种从容和富足。

(大圹圩农场公司   黄明霞)

关注安徽农垦官方微信平台

二维码